正文 第3860章一塊指甲
打開書架 返回書頁 加入書簽

親愛的書友,您現在訪問的是轉碼頁面,可能導致更新不及時,訪問最近更新請點擊

上一章 目 錄 下一章
    刀之快,無與倫比,在這個時候,引起了不少人的遐想,特別是大教老祖這樣的存在,他們都不約而同地想到了一個人。

    但,他們又覺得這是不可能的,因為當年那個人,強大如斯,怎么可會留李七夜身邊做一個仆人呢?這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的確是有些像。”有一位古稀無比的大教老祖,不由多看了老奴幾眼,因為他是當年見過那個人的。

    從身形上來看,老奴的確是有些像,但仔細看,又不像。

    因為當年的那個人,是何等的意氣風發,何等的氣勢如虹,何等的狂霸傲氣,睥睨之間,天下唯我無敵。

    現在眼前這個老奴,根本就沒有那個人的氣勢,更別說他身上一點刀氣都沒有,給人普普通通的感覺。

    “太奇怪了。”這位古稀無比的大教老祖,在心里面不由沉吟了一下,說道:“這也是不可能的事情,當年的他,何等的傲氣,何等的睥睨天下,何等的無敵,怎么會給一個晚輩當一個奴仆呢。”

    事實上,那些大教老祖、世家元老在心里面也是有著這樣的猜測,當年的他,是何等的強大無匹,試問一下,舉世之間,有誰能讓他做奴仆,這樣的事情,想來,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,老奴的刀法之驚人,那是板上釘釘的事情,這就讓很多人在心里面充滿了好奇了,他們都不由奇怪地說道:“為什么如此強大的人,會在李七夜身邊做一個奴仆呢?”

    大家都看得出來,老奴刀法,驚絕于世,強大如此的存在,不論何時何地,都可以威震天下,凌駕于眾人之上,根本就不需要做人的奴仆,更何況是李七夜這樣的晚輩。

    所以,眼前這樣的一幕,讓人不由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“吐火少主死于真火之下。”在很多人心有疑惑的時候,有一位黑木崖的年輕修士回過神來,不由驚呼一聲道:“在觀天儀式之上,李七夜不也曾是預言過吐言少主玩火自焚嗎?”

    “是真的有這么一回事。”被這話一驚醒,其他不少黑木崖也想起了當日在觀天儀式上所發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當時,吐火少主就是不服氣讓李七夜看相,李七夜就說他是玩火自焚,在那個時候,吐火少主根本就不屑一顧,根本就不相信李七夜的話,他們吐火世家乃是火道驚人,作為吐火世家的少主,他怎么可能是玩火自焚呢。

    但是,現在吐火少主就是死在自己的真火烈焰之下。

    想到這一點,在場的人都不由面面相覷,特別是黑木崖的修士強者,他們都有些說不出話來,心里面不由有些驚悚。

    “這,這未免太巧合了吧。”有黑木崖的年輕強者說道:“吐火少主現在的的確確是死在了自己的真火烈焰之下。”

    “還是李七夜預言的。”有其他修士也不由補了這么一句話。

    在觀天儀式之上,不要說是吐火少主,就是很多黑木崖的修士強者,都對于這話不屑一顧,都認為李七夜那只不過是胡說八道而已,但是,現在吐火少主的的確確是死在了自己真火烈焰之下。

    “難道說,李七夜真的會預言?”有一位年少天才心里面都不由為之悚然,說道:“如果他看相真的是那么準的話,那么,邊渡少主豈不是會死在刀下。”

    參加過當日觀天儀式的修士強者都知道,當日除了吐火少主之外,李七夜還曾為邊渡三刀看過相,說他是會死于刀下。

    當時,多少是哄然大笑,多少人是不屑一顧,認為李七夜是胡說八道,狂妄無知,但是,現在吐火少主是應證了李七夜的預言,那么,接下來的邊渡三刀呢?

    想到這里,不少黑木崖的修士強者心里面都不由為之驚悚。

    “巧合而已。”有黑木崖的強者還是不相信這樣的話,冷冷地說道:“邊渡三刀的刀法強大無匹,想以刀道斬殺他?沒有那么容易,莫說是年輕一輩,老一輩都難也。”

    當然,更多從外面來的修士強得根本就不關心邊渡三刀的死活,反正他們都不是黑木崖的人,邊渡三刀的死活,根本就與他們沒有任何關系,他們更多是關注李七夜。

    “如料想一般,李七夜就是這么邪門,他出現在這黑潮海,那一定是有原因的。”有從佛帝原而來的大人物看著李七夜,不由若有所思,雙目跳動著深邃的目光。

    自從李七夜出現以來,不可思議的事情都伴隨著他而來,難道這一切都是巧合嗎?現在他又出現在黑潮海,這真的有這么簡單嗎?這頓時讓他們不由沉思起來。

    “轟”就在所有人為之沉思的時候,突然之間,一聲巨響,大地搖晃了一下,緊接著,所有的光芒沖天而起,剎那之間照亮了天空。

    大家抬頭一看,只見是光柱轟上了天空,在這一道光柱的中央,有一股細小烏金般的光芒,這一道光芒堅銳無比,似乎可以刺穿世間的一切,銳不可擋。

    那怕是星空下的巨大星辰,都可以在剎那之間被刺穿,似乎,它是世間最為銳利的東西一樣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看到這樣的光芒夾著烏光轟入天宇之時,驚動了無數的修士強者,所有人抬頭觀望。

    在這個時候,有強大的老祖張望的時候,發現這一道沖向天穹之上的烏光有法則環繞,似乎一切都以它為中心,它是一個強以鋪陳亙古大道的光芒一樣,是那么的永雋,是那么的亙古無雙。

    “走,那一定是有寶物,我們去看看。”回過神來,有強者大叫一聲,轉身就走。

    事實上,早就有大教老祖、疆國丞相在見到光芒沖天而起的時候,他們早就轉身遠走了,以最快的速度向光柱所發起的地方沖去了。

    如此大的動靜,他們知道,一定是有十分了不起的東西出世了。

    “難道是傳說中的仙兵要出世了嗎?”古稀的老祖不由沉吟了一聲,以絕無倫比的速度沖出去。

    其他一些大人物,也不約而同地想到了所謂的仙兵要出世,所以,他們早就迫不及待沖了出去了。

    一時之間,在這山谷之中的修士強者都走得干干凈凈,只留下了李七夜他們,雖然也有人垂涎李七夜手中的寶玉,但是,在這個時候,還是奪其他寶物更重要,所以,在場的修士強者都轉身離開了。

    “拿去吧。”在這個時候,李七夜隨手把手中的寶玉遞給了楊玲。

    “真的”楊玲捧著這么一塊寶玉,不由興奮,高興得不得了,這么一塊寶玉,她當然明白它的價值了。

    楊玲喜滋滋地抱著寶玉觀看了一會,她回過神來,又有些不好意思,說道:“凡白妹妹一件寶物都沒有,還是給她吧。”

    事實上,跟隨李七夜那么久,她已經得到了很多好東西了,所以,在這個時候,她都不好意思再把這塊寶玉占為己有,應該讓給凡白。

    李七夜笑了一下,輕輕搖頭,說道:“對于她來說,外物終凡是外物,她自己本身就是無上之寶。你是凡人,她是不凡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呃”楊玲不由怔了一下,她也沒有想到李七夜對凡白的評價是如此之高。

    凡白沒有什么反應,因為在她心里面,李七夜給她的東西足夠多了,她不會與楊玲去爭什么東西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要了。”凡白不需要,楊玲也當然是厚著臉皮收下了。

    楊玲收下這塊寶玉的時候,她忍不住問李七夜,說道:“少爺,這塊寶玉如此絕世無雙,如此玄妙,它究竟是什么樣的材質呢?這是什么樣的天華物寶呀。”

    事實上,剛才楊玲琢磨了一番,但,看不出這寶玉是什么材質。

    “沒什么天華物寶。”李七夜輕描淡寫,說道:“只不過是一塊指甲。”

    “”楊玲那收下寶物的動作,一下子僵住了,嘴巴張得大大得,可以塞下一個鴨蛋。

    在這個時候楊玲想說話,都說不出來,一時之間,腦袋都不由為之空白。

    試想一下,擁有著道君級別防御、又有吞噬攻擊的寶玉,在任何人看來,那都是絕世無雙的天華物寶,一定有著什么驚天的來歷。

    但,李七夜卻輕描淡寫地說,這只不過是一塊指甲而已,這樣的話說出來,任何人都無法相信。

    但是,當這話從李七夜口中說出來的時候,楊玲他們都無理由相信。

    老奴見識廣闊,這話一出,讓他心里為之劇震,掀起了驚濤駭浪,如果說,這么一塊驚天的寶玉那僅僅是一塊指甲的話,那么,這塊指甲的主人生前,那是多么的可怕,那是多么的恐怖。

    凡白很少說話,但,她回過神來,她都吃驚,不由喃喃地說道:“我,我以為,以為它是有驚天來歷”

    “它本身就驚天,何需要驚天的來歷。”李七夜不由笑了笑,輕輕搖頭,說道:“本身就這么強大,不需要什么來歷、什么驚人故事去襯托它。”

    這話已經就讓楊玲他們驚得心里面為之悚然了。
上一章 目 錄 下一章
彩票联盟网会员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