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859章玩火自焚
打開書架 返回書頁 加入書簽

親愛的書友,您現在訪問的是轉碼頁面,可能導致更新不及時,訪問最近更新請點擊

上一章 目 錄 下一章
    在這個時候,“蓬、蓬、蓬”的聲音不絕于耳,那本是三龍抱薪爐所噴涌出來的滔滔烈焰、熊熊真火,在這個時候,卻在這剎那之間被李七夜手中的這塊寶玉所吞噬。

    那怕三頭巨大火龍所噴涌出來的烈焰再強大、再兇猛,但,這一塊寶玉都能在這剎那之間吞噬得一干二凈,猶如饕餮一般。

    這一塊寶玉,不僅僅是吞噬著沖擊淹沒而來烈焰真火,而且,它是要抽干三龍抱薪爐內的所有烈焰真火一般。

    在“蓬”的一聲之中,當這塊寶玉吞噬完了三龍抱薪爐沖擊出來的烈焰之后,它竟然產生了強大無比的吸力,硬生生地把三龍抱薪爐之內所蘊藏著的真火拖拽出來。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吐火少主也一下子發現了不妙,立即想收回三龍抱薪爐之內的真火,但,寶玉所產生的吸力強大無匹,真火已是被拖拽出來了,所以,在這個時候,吐火少主根本就無法收回真火。

    “這塊寶玉,不僅僅只會防御。”看到這樣的一幕,一些大教老祖、世家元老,也不由暗暗吃驚,看到這樣的一幕,實在是太出于他們的意料了。

    一開始,大家都見識過這一塊寶玉的防御,防御之強大,讓人都不由為之咋舌。

    但是,當此時這塊寶玉再一次發揮它的威力之時,讓人看到的,不僅僅它有著強大無匹防御力量,它竟然還會反噬攻擊,這怎么不讓人大吃一驚呢。

    這么一塊寶玉,單是防御都已經是道君級別了,若是它還擁有如此強大的反噬攻擊,試想一下,這樣的一塊寶玉,那是何等的了不得,那是何等的威力無窮。

    一塊材料都強大如斯,那將會打造出怎么樣的兵器呢。

    “斷”在這石火電光之間,吐火少主大喝一聲,果斷利索,斬斷了真火,隔離了寶玉對真火的吞噬,他自己被這樣的力量反彈得咚咚咚連退了好幾步。

    “轟”的一聲巨響,就在吐火少主剛剛站穩的時候,只見寶玉已經剎那之間噴涌出了恐怖絕倫的真火。

    這噴涌沖擊而出的真火,正是剛才它從三龍抱薪龍中所吸收吞噬的真火,但,此時這樣的一股真火從寶玉之中噴涌轟擊出來,威力更加強大,更加的恐怖。

    所以,當這一塊真火沖擊而來的時候,如同脈沖一樣,剎那之間洞穿一切,燒融萬物,霸道絕倫,如同光刀一般,剎那之間切割了空間,那怕站得很遠,都讓人感受到了一股熾痛,這樣的威力,讓人不由毛骨悚然,一時之間,不知道多少修士強者被嚇得后退。

    “起”面對這突然而來的真火脈沖,吐火少主也不由為之一驚,厲喝道,真訣施出,法則浮現。

    就在這石火電光之間,三頭巨龍的火龍一下子沖到了吐火少主的面前,同時噴出三股烈焰,三股烈滔匯聚在一起,向寶玉沖擊而來的真火轟擊過去。

    “轟、轟、轟”兩股強大的真火烈焰瞬間沖擊相撞在了一起,但是,三頭巨大火龍的烈焰雖然強大,但,卻擋不住寶玉所轟擊而來的真火。

    火龍烈焰被節節逼得后退,最后,完全是擋不住了,聽到“滋、滋、滋”的聲音響起,在寶玉真火的強大沖擊之下,只見三頭巨大火龍也都開始融化。

    在這個時候,吐火少主抱著三龍抱薪爐,以強大的真訣催動著烈焰,苦苦支撐著,他是揮汗如雨,已經快支撐不住了。

    突然之間的逆轉,讓在場的許多修士強者都不由嘴巴張得大大的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多少修士強者認為,李七夜只怕是死定了,在三龍抱薪爐的焚燒之下,只怕是會灰飛煙滅。

    然而,又有誰能想得到,在眨眼之間,整個局勢逆轉,在這剎那之間,吐火少主陷入了困境,被逼得苦苦支撐著,生死懸于一線。

    “小子,得饒人處且饒人。”在這個時候,跟隨著吐火少主而來的吐火世家長老不由大喝一聲。

    這幾位長老已經踏前幾步,身上的血氣沖天而起,向李七夜逼了過去,毫無疑問,他們要向李七夜出手。

    “我少爺辦事,滾一邊去。”老仆冷冷地看了他們一眼,說道。

    吐火世家的長老就立即暴露了,他們吐火世家在黑木崖雖然不如邊渡世家那樣只手遮天,但,也是黑木崖強大的世家,今日竟然被一個老仆斥喝。

    “老頭,你是何人。”一位長老怒喝道。

    老奴眼皮都沒有撩一下,淡淡地說道:“少爺身邊的仆人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休在這里礙事,滾”吐火世家的幾位長老救人心切,哪里有心情和一個奴仆多浪口舌,立即動手,一手掃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鐺”的一聲,刀鳴之聲響起,刀光一閃而過,瞬間鮮血沖天而起。

    當血光沖天的時候,一個個頭顱在空中翻滾,這正是吐火世家長老的頭顱,而這一顆顆在空中翻滾的頭顱也是一雙雙眼睛睜得大大的。

    在場的所有修士強者都一下子呆住了,嘴巴張得大大的,久久說不上話來。

    在這一刻,大家都想象不到會這樣,甚至是無法用言辭來形容自己的心情。

    何止是在場的修士強者,就算是被砍了頭顱的吐火世家長老,那也是呆住了,他們做夢都沒有想到自己是死得如此之快。

    強大如他們,甚至連老奴怎么樣出刀,他們都沒有看清楚,當他們回過神來這是怎么樣一回事的時候,他們的頭顱已經是在天空上翻飛了。

    當他們頭顱落地的時候,看到了自己的身體是轟然倒地,他們的嘴巴張得大大的,想尖叫出聲音來,但,卻一點聲音都沒有。

    在場的修士強者,更是說不出話來,老奴跟在李七夜身邊的時候,乃是低眉垂目,像是一個十分恭順的奴仆,而且所有氣息都內斂,讓人根本察覺不到他身上有什么強大的氣息。

    就是這樣的一個老奴,十分低調不起眼地跟隨在李七夜身后,又有誰會注意他呢,就算有人一眼掃過,那也只會認為那只不過是李七夜身邊一個跑腿的仆人而已。

    但是,現在老奴一出手,刀光一閃,幾位吐火世家的長老便人頭落地,這是多么震撼人心的事情,這是多么可怕恐怖的事實,這樣的刀是何等之快。

    不要說是吐火世家的長老了,就在在場的大教老祖、世家元老,都沒有看清楚老奴這樣的一刀是何時出現的,因為這一刀實在是太快了。

    一個老奴,刀法驚如天,這怎么不震撼著在場的所有人呢,這是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恐怖如斯”回過神來之后,有大教老祖不由抽了一口冷氣。

    “啊”就在這一刻,慘叫之聲響起,只見寶玉的真火已經沖擊到了吐火少主的身上了,吐火少主雖然懷抱三龍抱薪爐,但,已經是后繼無力,完全擋不住沖擊而來的真火。

    在他的慘叫聲中,聽到“蓬”的一聲燃燒,在這個時候,只見吐火少主全身燃燒起來。

    “不”吐火少主凄厲慘叫一聲,充滿了不甘與絕望,但,在這慘叫聲中,他在短短的時間之內,便被燒成了飛灰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不由眼睜睜地看著吐火少主被燒成了灰,一時之間,整個場面寂靜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在場的所有人都不由屏住了呼吸,久久說不出知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在場的人都你看我,我看你,大家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一開始,多少人認為李七夜根本拿不到這塊寶玉,現在,李七夜不僅僅拿到了這塊寶玉,還向所有人展示了它驚人無比的威力。

    甚至可以說,從始至終,李七夜都沒有施展什么驚天功法,僅僅是翻起手上的寶玉而已,從擋住吐火少主的攻擊,把吐火少主燒得灰飛煙滅,都是寶玉本身所發出來的威力。

    試想一下,若是把這樣的寶玉打造成兵器,在強大的力量催動之下,它所發揮出來的威力,將會是何等的可怕呢?

    “他是誰呀?”那些遠處觀望的大教老祖、疆國丞相,都不由目光落在老奴身上。

    老奴低眉垂目,穿著一身灰衣,平淡普通,沒看到他手上有刀,也感受不到他身上的刀氣,似乎,那只不過是普通的奴仆而已。

    “當今天下,還有誰的刀快如斯。”有大教長老不由喃喃地說道。

    一刀斬了吐火世家的幾位長老,刀之快,讓人都看不清楚,這能不讓人為之震撼嗎?

    吐火世家的長老,就算不是絕世高人,但,他們的實力也絕對是強悍,在當今強者中也是響當當的人物。

    然而,卻被一刀斬了頭顱,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,這可想而知,這一刀是何等恐怖了。

    刀法強大如斯,當今天下有誰呢?大教老祖、世家元老,他們都不由思來想去,唯一能想的到只有一個人。

    但是,似乎,眼前的老奴看起來又不像,當年的那個人,何等的霸氣沖天,何等的狂傲無比,眼前的老奴,低眉垂目,根本就沒有那個人的風采。
上一章 目 錄 下一章
彩票联盟网会员注册